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
中國礦業報訂閱

淺議砂石骨料行業政策與發展趨勢

2019-10-16 10:57:3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范小強

本文所談的砂石骨料行業是指天然砂石和機制砂石。近年來,砂石成為礦業領域最熱門名詞。中共中央、國務院日前印發了《交通強國建設綱要》,繪就了三步走的交通強國藍圖。我國基礎設施建設方興未艾,對砂石需求量巨大且具有持續性。據中國砂石協會會長胡幼奕披露,2018年,全世界砂石骨料產量400多億噸,預測到2050年達到600多億噸。除了交通基礎設施之外,城鄉新增建筑等都對砂石骨料供給提出了更高要求。但是,隨著新時代的到來,主要矛盾發生了變化,礦業領域供給側改革持續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全面發力,這說明砂石骨料行業的經營環境發生了重大改變。

觀察近年來的新政策和砂石骨料新項目,筆者認為砂石骨料行業呈現出五大發展趨勢。

砂石骨料供給監管趨嚴

——河砂、海砂開采、運營監管趨嚴。2016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全面推行河長制的意見》(廳字〔2016〕42號),嚴厲打擊涉河湖的違法行為,清理整頓采砂、采礦等侵害河域岸線活動,對采集天然河沙進行整治。2018年10月16日,住房城鄉建設部等部門發布了《關于加強海砂開采運輸銷售使用管理工作的通知》(建質〔2018〕108號)加強對海砂開采、運輸、銷售、使用管理,嚴防違法違規使用海砂。2019年2月,水利部相繼發布《關于河道采砂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水河湖[2019]58號)和《關于長江河道采砂管理實行砂石采運管理單制度的通知》(水河湖﹝2019﹞64號)等政策,在全國部署對河砂和海砂開采、運輸、銷售的整頓治理工作。主管部門聯合對河砂、海砂開采運營的重拳整治,以及受到河道禁采期限制,而河道規劃編制、出讓新的采砂許可需要一個過程,河砂供給能力和數量受到重大影響。

——機制砂石的采礦權審批及日常監管更加嚴格。一是采礦權設立及變更的監管力度趨于加強。首先,審批發證級別趨于提高,建筑用礦,例如白云巖礦,在很多地方都是授權設區市地礦主管部門頒發采礦許可證,但是,2017年以來,部分地方相繼將頒證權限上移到省級地礦主管部門。例如2018年5月,中共河北省委辦公廳、河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嚴格控制礦產資源開發加強生態環境保護的通知》(冀辦傳〔2018〕25號),將礦產開發項目的立項核準、環境影響評價報告審批、礦業權許可、安全生產許可等審批權一律依法調整至省級主管部門。其次是禁止采礦權分立。2017年12月29日,《國土資源部關于完善礦產資源開采審批登記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國土資規〔2017〕16號)強調,砂石類礦產的采礦權不得以協議出讓方式申請擴大礦區范圍,采礦權不得分立,不允許變更開采礦種。再次是機制砂石礦山擴大礦區范圍難。《浙江省自然資源廳關于禁止新建露天礦山嚴格管控新設礦業權的通知》規定,嚴格禁止自然資源等有關部門新設經營性露天礦山礦業權,未經批準不得變更礦區范圍、開采礦種和開采方式。二是安全監管將更加嚴格。2019年4月16日,應急管理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了《關于印發<安全生產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的通知》(應急〔2019〕54號)。2019年4月27日,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發布了《關于做好關閉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非煤礦山工作的通知》(安委辦〔2019〕9號),主要規定:存在重大生產安全事故隱患被依法責令停產整改,逾期不整改或整改后仍達不到法定安全生產條件的;違反建設項目安全設施“三同時”規定,拒不執行安全監管指令、逾期未完善相關手續的;相鄰小型露天采石場開采范圍之間最小距離達不到300米的非煤礦山,將被納入重點關閉范圍。三是環保督查常態化。 2019年6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包括例行督察、專項督察和“回頭看”等,這標志著環保督查制度化和常態化。由于環保督察責任的落實,未來各地在環保政策執行、生態環境監測檢查、違規情況懲戒力度、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工作等方面將更加嚴格,進而,砂石骨料企業受到的環境約束將越來越全面、違法成本將越來越高。四是露天礦山整治常態化,將深刻影響砂石骨料供求格局。眾所周知,建筑石料礦多以露天方式開采,因此,地方和中央有關主管部門大規模對露天礦山的整治將對砂石骨料市場格局帶來巨大影響。對于已經投產、規范運營的露天開采建筑石料礦構成利好,對于規劃期和基建期的礦山形成一定壓力。2019年5月,自然資源部辦公廳、生態環境部辦公廳發布《關于加快推進露天礦山綜合整治工作實施意見的函》(自然資辦函〔2019〕819號)。五是資源整合常態化。早在2005年,國務院頒布了《國務院關于全面整頓和規范礦產資源開發秩序的通知》(國發〔2005〕28號),強調:“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要結合本地實際,以煤炭資源為重點,通過資源整合,切實解決礦山布局不合理等問題,逐步實現資源開發規模化、集約化。”隨后,不同省區先后對不同礦種進行過資源整合。《砂石骨料工業“十三五”發展規劃》強調:“加強石礦資源整合和利用”。隨后,不同省區的地方主管部門推動砂石資源整合。

國有資本加快布局砂石骨料行業

過去相當長時間內,我國基礎設施建設所用的砂石多數是江河湖海開采的天然砂石資源,砂石骨料企業也多為民營企業,“國有資本很少”。砂石骨料曾是長期被邊緣化的“礦產資源”,不被國有資本重視,常被主管部門忽視的“資源”。但近年來,國有資本布局砂石骨料行業已經越來越明顯。

——河砂開采方面。主要表現為兩方面:一是由傳統的招拍掛出讓采砂權,變更為招拍掛與國有企業專營相結合,例如湖南省、湖北省;二是個別城市,對于河砂開采,不再招拍掛,而是采取授權國有企業經營。例如2018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湖北省河道采砂管理條例》第十八條規定,河道采砂許可由河道采砂主管部門通過招標、拍賣、掛牌等公平競爭的方式實施。河道采砂主管部門應當依法確定中標人或者買受人,發放河道采砂許可證,并書面告知從事河道采砂應當遵守的相關規定。同時,該條例第二十條授權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探索對本行政區域內的河道砂石資源按照政企分開的原則實行統一經營的具體辦法。《湖南省河道采砂管理辦法》(湘政發〔2018〕33號)第十二條與湖北省的規定相類似,只是將河道砂石資源統一經營管理的具體辦法授權市州人民政府制定。2017年,撫州市將河道砂石開采權直接許可給江西贛撫建材資源開發有限公司,實施了河道采砂統一經營管理。2018年10月18日,河南省在信陽市召開全省河道采砂管理工作會議,推廣專項整治后的羅山采砂模式:國有公司負責開采,企業和群眾用砂經過審批后,由指定運輸企業運輸。比照羅山采砂模式,目前,河南省共批準合法采砂企業20家,全部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地方關于河道采砂國營化的探索被行業主管部門所認可,近期《水利部辦公廳關于加快規劃編制工作、合理開發利用河道砂石資源的通知》關于“探索政府主導的統一經營管理模式”的表述就是明證。另外,《河道采砂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第十五條第四款“省級人民政府可以決定本行政區域內設區的市級、縣級人民政府按政企分開的原則,對河道砂石資源組織實行統一開采經營管理,并制定具體管理辦法”之規定,也體現了國家加強對河道采砂主體的控制力度。

——機制砂石方面。一部分地方國有資本早在2016年就悄悄進入砂石骨料行業。例如,2016年2月,河南省國土資源開發投資管理中心注冊成立了中原能礦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作為運營砂石骨料等礦產板塊的投融資平臺。2016年2月3日,國有控股中電建安徽長九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38.95億元人民幣競得神山水泥用灰巖礦采礦權。2018年9月30日,中電建成都建筑工業化有限責任公司全產業鏈生產基地在金堂宣告正式投產,一個集砂石加工、商品混凝土以及預制混凝土構件生產于一體的建筑工業化全產業鏈雛形初現。

產業和金融資本不斷加大投資

資本介入機制砂石礦山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幾種:一是下游企業控制上游礦山,例如水泥企業直接通過礦業權一級市場受讓取得石灰石等建筑石料采礦權或者從二級市場受讓取得相關資產,又如水泥企業與傳統砂石企業聯手,成立合資公司共同做大砂石骨料行業。二是工程施工等關聯企業,基于工程施工使用砂石骨料的經驗及控制成本的考慮而受讓取得建筑石料采礦權。三是傳統金屬礦山經營企業基于處置尾礦、廢石等經驗,而受讓取得建筑石料采礦權。四是私募基金、信托等金融資本介入特定砂石骨料企業。下面予以簡單介紹。

——水泥等下游產業資本加快布局砂石骨料上游產業。布局大型砂石骨料項目已成為水泥等大型建材企業的關注點。水泥-混凝土-骨料三位一體全產業鏈發展模式已經成為眾多大型建材集團的發展策略。海螺水泥、中材科技、華新水泥、寧夏建材、同力水泥、冀東水泥等大型企業在砂石骨料行業方面都屢有斬獲,并獲取了不錯的收益。例如,2018年上半年,海螺水泥骨料及石子營業收入約3.45億元,營業成本約9962萬元,毛利率達71.15%。

——金屬礦山和工程施工等相關產業資本加大布局砂石骨料行業力度。2019年1月初,奧威控股發布公告,該公司將計劃通過其全資附屬子公司淶源縣冀恒礦業有限公司拓展建筑用砂石料生產、銷售業務,供應雄安及周邊地區砂石市場需求。另據奧維控股發布的半年報,冀恒礦業固廢綜合利用項目,一期設計產能約為370萬噸/年,計劃投資約人民幣350.0百萬元,預計2019年下半年建成并試生產。2018年9月30日,中電建成都建筑工業化有限責任公司全產業鏈生產基地在金堂宣告正式投產。中電建成都建筑工業化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17年,由中國水利水電第七工程局控股。

——金融資本悄悄布局砂石骨料行業。筆者從中國證券投資基金協會官網獲取的數據顯示,從2014年底至今,砂石骨料行業一直是敏銳資本者的主要投資對象,先后形成7支基金,目前仍有3支基金在運作。

開采逐漸實現產業鏈條化

——開采集中化。地方礦產資源總體規劃或砂石骨料專項規劃將環境承載力較強、區位優勢較好、資源賦存較集中的若干地區作為砂石骨料集中開采區。對此,中央和地方有關政策均有所規定。《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16—2020年)》(國函〔2016〕178號予以批復)規定,對砂石粘土等無風險礦產,劃定集中區、備選區,也可根據管理需要劃定開采規劃區塊,明確準入條件和礦山地質環境治理恢復措施,實行有償出讓……優化砂石粘土開發空間布局,引導集中開采、規模開采、綠色開采。《甘肅省自然資源廳關于規范砂石資源有序綠色開發保障全省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甘資礦發〔2019〕55號)要求“在三年內形成砂石資源開發產業‘集中化、規模化、綠色化、智能化’的格局”,統籌建設河西地區、蘭州白銀、天水地區、隴南地區、平涼地區等五大砂石資源開發基地。《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山石資源開發管理的意見》(魯政辦字〔2018〕79號)規定:各地新上普通建筑石材(主要用作砂石骨料,下同)礦山原則上要設在集中開采區內。

——規模化。據《砂石骨料工業“十三五”發展規劃》披露,我國砂石骨料生產企業近2萬家,其中,年產量超過500萬噸規模以上的大型礦山企業占12%,年產量超過100萬噸規模以上的中型礦山企業占25%;年產量在50萬噸規模以下的小型礦山企業占63%。因此,砂石骨料企業規模小,行業集中度低,無法滿足將來大規模單體需求集中供應的要求。

甘肅省自然資源廳規定,地級市周邊最低開采規模不低于100萬噸/年,最小儲量規模不小于1500萬噸,縣級市周邊最低開采規模不低于50萬噸/年,最小儲量規模不小于750萬噸(為扶貧項目建設設立的采礦權除外)。《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山石資源開發管理的意見》(魯政辦字〔2018〕79號)規定,全省新建露天開采普通建筑石材礦山生產規模不低于100萬噸/年,礦山服務年限原則上不少于10年。

——產業鏈條化。產業鏈條化主要是指砂石骨料企業在開采加工砂石骨料之外,對于其固體廢物進行再利用,或者將砂石成品繼續用于加工下游產品,以達到資源高效利用、獲得高附加值利潤的目的。《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16年-2020年)》規定,推進成熟型資源型城市礦產高效開發,鼓勵規模化經營,延伸產業鏈條,加快轉型升級。《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印發建材工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的通知》(工信部規〔2016〕315號)規定,支持有條件的建材企業,通過全球資源利用、業務流程再造、產業鏈條整合、資本市場運作等方式,積極參與全球分工和合作,提升國際市場競爭力。

在實踐中,很多企業已經在行動,并在實施中享受到了實實在在的利益。例如,2018年9月30日,中電建成都建筑工業化有限責任公司全產業鏈生產基地在金堂宣告正式投產,涵蓋了砂石加工、商品混凝土加工及預制混凝土構件制作。

拉長產業鏈的另一方面表現為,對砂石骨料開采加工的固廢進行再利用,制作水泥制品、細粉、超細粉等產品。

砂石企業實現綠色化、智能化

——綠色化。一是重視綠色礦山建設。2015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強調“加快推進綠色礦山建設”。經國函〔2016〕178號批復的《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16—2020年)》強調:建設一批國家級綠色礦山,“通過規劃實施,到2020年基本建成節約高效、環境友好、礦地和諧的綠色礦業發展模式”。隨后,大部分省區的礦產資源總體規劃中,都明確了綠色礦山建設目標。從部門規范性文件看,主要有兩個,即:《國土資源部關于貫徹落實全國礦產資源規劃發展綠色礦業建設綠色礦山工作的指導意見》(國土資發[2010]119號,2010年8月)和原國土資源部等六部委聯合發布《關于加快建設綠色礦山的實施意見》(國土資規〔2017〕4號,2017年3月)。以廣西為例,2019年擬完成30座自治區級綠色礦山,其中水泥用石灰石礦山和砂石骨料礦山合計24座,占80%;2020年擬完成46座,其中水泥用石灰石礦山和砂石骨料礦山合計34座,占當年完成數量的73.91%。二是生命周期貫徹綠色理念。從勘查、開采、規劃設計、工程建設、生產工藝、礦山運營、礦產品運輸、復墾閉坑等環節都要體現綠色理念。砂石骨料屬于大宗運輸礦產品,需要注意運輸方式的選擇。合理規劃倉儲基地、中轉基地及碼頭布局,鼓勵礦山企業建設將生產基地的倉儲庫與鐵路、水路銜接的大型綠色集散中心,綠色、快捷地將砂石骨料輸送到最終用戶。

——智能化。一是智能化出現于政府規范性文件的時間。智能礦山的概念較早出現于政府規范性文件是在2010年3月《徐州市人民政府關于印發徐州市物聯網產業發展規劃綱要的通知》(徐政發〔2010〕39號),該文件規定:“到2012年,以相對成熟的物聯網應用領域和項目為切入點,建設智能礦山安全、智能機械制造、智能交通、智能倉儲及配送等示范工程。”2019年以來,地方政府掀起了礦山智能化要求的一波浪潮。例如《黑龍江省人民政府關于印發“數字龍江”發展規劃(2019-2025年)的通知》和《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河南省煤礦智能化建設實施方案的通知》(豫政辦〔2019〕48號)。二是智能化是礦山建設的趨勢。雖然礦山智能化也面臨不少現實困難,例如高揚塵環境下的傳感器難以正常工作、礦區障礙物多且復雜的環境下導航信號弱問題、通信安全和延遲問題等問題。但是,隨著我國人口紅利的喪失造成勞動力短缺,開采條件越來越差導致危險系數上升,人文理念的提升導致礦業安全標準、環境標準越來越高,因此,我國礦山企業有建設智能礦山的動力。

智能化礦山建設是大勢所趨。但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在建設過程中,應將綠色礦山與智能礦山有機結合,而不能不切實際地搞“大躍進”。□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下载重庆时时彩 2017天龙八部赚钱 白山麻将约局版作弊器 玩绝地求生刺激战场能赚钱 蚂蚁金服的基金赚钱吗 真金棋牌 台球室怎样赚钱 甘肃快3走势图怎么看 山东11选5走势图一定 巴黎彩票安卓 剑网三最赚钱的 山西快乐10分平台 二中二六个号码复式多少注 36棋牌安卓版下载 广东11选5技巧稳赚计划 饲料化验赚钱吗 金殿国际棋牌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