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
中國礦業報訂閱

美國能源獨立之路遇阻

2019-10-29 9:23:23 作者:趙 璐

自2008年“頁巖氣革命”爆發以來,國際油價再也沒站上過140美元/桶的高位。

美國是世界上首個實現頁巖油商業開發的國家,目前有90%以上的頁巖油都來自美國。只要油價漲到70美元/桶以上,美國就可以拋出大量頁巖油打壓油價,頁巖油也因此成為美國打壓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和實現能源獨立的重要籌碼。但受最近兩個月油價下跌影響,華爾街很多股票和債券投資者都選擇了規避小規模的獨立勘探商。

據英國《金融時報》10月24日報道,目前,美國大部分頁巖油行業資金已接近枯竭,這導致鉆探公司破產,并對該行業迅速增長的石油產量構成威脅。

頁巖油商陷財務困境

過去,規模較小的獨立頁巖勘探商是美國石油生產的主力軍,但由于近幾個月油價下跌,華爾街對這些勘探者的態度也發生了巨大轉變。

在對沖基金數據供應商Morningstar追蹤的240個高收益共同基金中,大約3/4的資產對能源的投資不足10%,遠低于中性權重14%。

對于生產商來說,石油和天然氣儲量是從銀行貸款的重要依據,但目前,銀行卻在重新審視這些能源的價值。英國《金融時報》分析師認為,銀行可能會在一年內進行兩次年度審查,以進一步限制這些公司的借貸能力。據Portillo估計,這種轉變可能會導致2020年銀行向生產商提供的貸款額度減少10%~25%。

達拉斯聯儲對200家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最新調查顯示,目前銀行已將借款人的杠桿上限從過去公司息稅、折舊和攤銷前利潤的3.5~4倍,降低到2.5~3倍,似乎沒有人愿為石油和天然氣項目投錢,華爾街對石油不感興趣的現象非常明顯。

此外,由于一些生產商依賴自有資金進行勘探,導致新開發的油氣儲備不足,這樣一來,企業想從銀行貸款就會變得更加困難。Raymond James銀行分析師Michael Rose表示,“如果你不能籌到更多錢,那就會變得一窮二白。”

事實上,頁巖油行業的財務困境已經延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研究公司數據顯示,經歷2014至2015年油價暴跌之后,美國油氣生產商2016年從股市和債市共籌集了566億美元。雖然過去三年美國石油產量增長了1/3,但今年截至目前,這些生產商僅籌集了194美元。

廣發期貨原油瀝青研究院李承浩表示,由于鉆井下滑而導致的產量下降,實際上是從去年開始的。“由于原油的生產周期較短,從鉆井到實際產油大概需要3~6個月時間,所以現在看到的產量增速放緩,實際上是去年第三季度末鉆井數開始下滑的驗證。”

“從長期來看,由于頁巖油的生產特性是爆發速度快,但過了產量高峰期后,衰減速度也很快,所以在上游投資跟不上的情況下,如果再沒有勘探或開發增量油氣資源,頁巖油的產量確實會出現疲弱,甚至負增長的態勢。”

“兼并潮”暗流涌動

由于資金量短缺,今年的頁巖油企業破產申請數量在不斷增加。

據Haynes and Boone律師事務所計算,截至今年9月底已有33家頁巖油企業申請破產,其中5月以來申請的就占27家,而這個數字基本相當于2018年全年的破產申請數。以10月申請破產的EP Energy為例,該企業負債46億美元,其申請破產的理由是“大宗商品價格低迷的結果”。

市場觀察人士預計,這種融資緊縮會引發美國西得克薩斯州二疊紀盆地和其他頁巖油地區較小企業間的“兼并浪潮”。

“公眾投資者認為,這個行業的企業太多了,他們想要看到的是一個規模更大、債務更少,能更好控制資本支出的整合后的行業。”能源投資銀行上游研究董事Matt Portillo說。

目前,頁巖油企業的合并正在進行。以美國綜合性石油壟斷企業西方石油為例,今年該公司就與雪佛龍競標,以55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頁巖油開采商阿納達科。然而,自完成收購以來,西方石油的股價卻下跌了約25%。

但銀行家們預測,小生產商之間還會有更多此類交易,但是會以適度的收購溢價購買股票。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帕斯利能源公司在上周以2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Jagged Peak能源公司,收購價比Jagged Peak交易前30天的平均股價高出1.5%,預計收購將增加其現金流。

Jagged Peak控股股東Wil VanLoh在聲明中的一句話奠定了“兼并潮”的基調,“二疊紀不可避免的兼并已然開始。”

在李承浩看來,二疊紀盆地發生的大規模企業并購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李承浩告訴記者,“從多元化的角度看,綜合性的大型石油公司收購了小頁巖油商后旗下的油氣資源也會增加,有利于分散風險,對于未來可能受到的低油價沖擊,他們的承壓能力會更強。也就是說,即使在低油價的環境下,他們的產量也不會出現明顯的下降。”

油價難以回升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的石油行業已經發生了巨大轉變。其中一個最直觀的表現,就是美國原油出口量不斷提升,進口量穩步下降。也就是說,美國在不斷向石油出口國邁進,爭取在石油方面的獨立性。在2019年6月份,美國一度超過沙特成為全球最大的油品出口國。

李承浩表示,“過去由于加工工藝結構的問題,美國必須向南美、歐洲、西非等地區國家進口原油,尤其是南美生產出來的重質原油,非常適合美國墨西哥灣沿岸煉廠的工藝需求。”

“不過,由于目前頁巖油商生產的原油偏輕質,輕柔工藝居多,所以,如果全球范圍內輕油和重油比例的差距不斷加大,就會迫使這些煉油廠考慮是否要調整以前固有的加工流程。由此,美國就會不斷通過自己產出原油來滿足內需,而如果外部需求表現不錯,他們也會盡量向外部市場投放,在石油行業方獲得偏宏觀層面上的收益。”

10月22日,高盛將2020年美國頁巖油產量增長的預期從100萬桶/日下調至70萬桶/日,并將全球石油需求增長預期從140萬桶/日下調至130萬桶/日。

英國《金融時報》認為,更嚴峻的融資前景和油井生產率的下降,都會轉化為對美國原油產量增長的低預期。而由于世界經濟放緩降低了對需求的預期,美國較低的產量也難以引發油價的回升。

但在李承浩看來,未來一到三年內美國頁巖油產量會持續增長,只是增速波動的問題,在這種增量供應持續存在的情況下,油價仍然會受到一定壓制。

李承浩認為,美國頁巖油近十年的發展歷程對于中國的能源獨立具有啟示性。雖然受制于自然條件和行業結構問題,中國無法在短期內快速實現能源獨立,但在目前“補短板”政策方針下,我國確實在現有的發揮空間內做到了讓能源受到保證。而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整個范圍下,中亞地區以及中國西部地區輸油管道的建設,也在很大程度上規避了海上航運原油的潛在物流風險。△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下载重庆时时彩 ewin棋牌客户端下载 大富翁棋牌娱乐 辽宁十一选五特一码 大话2五开党赚钱党详细攻略 福建十一选五从什么开始有 鲜芋仙赚钱 腾讯捕鱼达人怎么赚钱 奔驰宝马游戏机免费玩 理发店是怎么赚钱吗 蓝洞棋牌最新版 浙江体彩6加1中奖规则 JDB齐天大圣最大奖 国粹3d麻将官网 玉米视频可以赚钱吗 广东十一选五349计划网 手游游戏排行榜前十名